非开挖工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非开挖工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适度宽松政策并非中国版QE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4:42 阅读: 来源:非开挖工程厂家

适度宽松政策并非“中国版QE”

从今年年初开始,为稳定经济增长,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但短期内来看,一季度的宏观数据仍有不尽如人意之处,在经济增长面临较大压力下,业界对降准降息的讨论不绝于耳。近日更有外媒发出的“中国版QE”将会出台的言论。对此,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目前中国经济还没有到需要动用QE这类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时候,货币政策较之以往也未发生实质性的变化,所作出的微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稳增长、调结构以适应经济新常态,并非强刺激。  缘何出现“中国版QE”论?

在4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政府对于积极的财政政策提出了明确要求。会议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增加公共支出,加大降税清费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把握好度,注意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要注重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注重扩大消费需求,要完善市场环境,盘活存量资产,建立房地产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要把创新驱动发展作为我国经济实现动力转换的关键,推进企业技术改造,稳步有序推进化解过剩产能工作。  不难看出,除了采取量化宽松的手段,“积极的财政政策”仍有很多可采取的方式。而从会议内容看,稳增长是当前的重要任务之一,业内研究人士认为,未来将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投资、房地产、国企改革等八大方面去稳步推进。  “现在谈‘中国版QE’为时过早,目前政策操作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解释,一方面是总量政策的放松,体现在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降低利率等常规的货币政策调控手段;另一方面与过去不同的是再贷款政策,比如去年对国家开发银行主要用于保障房建设的再贷款,也有一些再贷款是支持“三农”以及小微企业;还有为支持一些特殊行业发展,对其降准的幅度加大。而这些手段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定向宽松,而非简单的量化。  那么,“中国版QE”传言之风是缘何而起?对此,嘉实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李燕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原因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去年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明确地方政府债务要去平台化,之前通过平台举债的方式不能再延续。  第二,中央以及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名义GDP的增速出现明显下降。2015年一季度全国财政收入增速只有2.4%,相较于去年同期急剧下滑,同时,地方性的基金收入,如土地财政收入也是下滑较大。然而,财政支出却持续稳定,导致财政收支缺口较大,这也需要通过融资方式的改变来弥补这一缺口。  第三,赤字率扩张也比较有限。这些共同导致现在地方债务置换问题格外突出。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给予一定的配合是应该的,但实行QE恐怕并不合适。  宽松政策非QE  “不能说现在我国的货币政策发生了实质性变化,QE是一种量化宽松政策,货币政策对经济下行不景气时进行的调整,理论上讲,向宽松调整都是具有QE特点的。”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从货币政策本身来看,目前做稳中有松的调整是有必要的,关键在于怎么做。  据彭文生介绍,经典的QE是指短期的利率到达零以后,无法通过降低短期利率并且依赖市场传导作用来降低中长期利率。美国在这种情况下才通过量化宽松的政策来降低中长期利率。我们现在还没到这一步。  事实上,美日欧QE的实施均源于经济衰退、通缩风险加剧,资金成本下降并未带来实体经济资金成本的同步下调,银行金融中介功能丧失。而各类QE都通过央行购买金融资产来实现,包括长期国债以及信贷资产等。其传导机制是通过降低融资成本以刺激投资,压低实际利率提升通胀预期,刺激股市上涨增加居民财富,从而刺激居民进行消费、企业加大投资,改善经济增长。  但对中国来说,当前降息、降准等传统货币政策工具仍有较大的使用空间。  郭田勇认为,中国经济并没达到危机状态,并不需要出台紧急性政策,同时常规性货币政策工具也比较多,首先将通过这些达到调控目标,使用特殊工具还没有必要。  “我国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是,即使短期利率还未到零,但是单纯依靠短期利率来影响中长期的融资成本的传导机制并不完善,央行需要通过对某一领域的直接干预使该领域融资成本降低,进而作用于其他领域。”彭文生说。  对于未来的政策走向,郭田勇解释,今年经济增长目标是7%,按照目前趋势,如果不进行适度调整,有可能会达不到预期,增速过低会给就业和民生带来问题。  他进一步提出,未来最重要的还是要深化改革,改革对企业和经营主体,创造一个门槛越来越低,越来越宽松的投资经营氛围,这就需要政府减税让利,适度进行投资也可以考虑,但是要避免把政府推到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角的位置。“为什么要投资,是因为民间资本规模小,政府可以投资,但是角色不能太重。在政府找准定位后,经济还是有些流动性的缺乏或者低迷,中央银行也可以考虑继续采取适度宽松政策。”郭田勇建议。  同时,业内专家还呼吁,短期内经济增长仍将依靠投资,而稳投资关键还是基础设施投资。虽然低迷的经济需求仍将制约投资增长,但在基建带动以及地产销售见底的情况下,还是可以观察到投资出现一些积极信号。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