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开挖工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非开挖工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话首支女子地震救援队因为要专业所以忍住眼泪图

发布时间:2020-03-03 23:29:39 阅读: 来源:非开挖工程厂家

8月9日,震中龙头山镇中心小学,十四集团军工兵团地质灾害女子救援队准备出发执行搜救任务。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对话动机

背着几十公斤的装备跑了30公里进入重灾区,5个女兵比很多男兵跑得还快。她们第一次在地震灾后救援中实战,第一次直面生死,看着被半座山掩埋的村庄,第一次无能为力。生死离别,总让眼泪在女兵的眼圈里打转,但她们不能哭,她们是来救人的,每天都把一句话在心里默念无数遍:要专业一点。让一位女兵为你讲述作为地震救援者的经历、感受和思考。

对话人物

田洪娇

成都军区十四集团军工兵团二级士官,26岁,从军6年。去年9月开始接受地震救援专业训练。鲁甸地震,作为班长的她和四名女战士第一时间奔赴灾区,承担抢险救灾任务,被外界称为“中国首支女子地震救援队”。

评价

本次地震,工兵团共出动78人,救援人员69人,其中男兵64人,女兵5人。招收女兵主要是考虑女兵心思更细腻,相较男兵,对救援现场的各类情况能够更加敏锐地捕捉。在灾区,女兵还能利用性别优势对受灾群众给予安慰。

设置专业女子救援在全军尚属首次,虽然训练时间不长,但经过这几天的救援,五名女兵的表现做到了“不辱使命”。

—陈代荣,成都军区十四集团军工兵团副团长、地质灾害紧急救援队队长。

战队

一个“80后”带四个“90后”

新京报:你们这个队伍组成是怎样的?

田洪娇:我们这次一共来了5名女兵,我是班长,今年26岁。其余四人分别是邓小雨(19岁)、邱泽敏(19岁)、戴雅娟(23岁)、熊洁(23岁)。除我之外,另外四人都是去年才入伍的新兵。一个“80后”带着四个“90后”。

新京报:部队内部也有“首支女子地震救援队”的说法吗?

田洪娇:没有,这是媒体后来的称谓。但我们营是专业做救援的,去年是首次招收女兵,这次救灾,据我所知应该长沙哪里能治好白癜风是首支女子救援队伍承担救灾任务。

新京报:从去年9月到这次地震前,你们日常的训练是怎样的,专门针对地震救援?

田洪娇:平常训练主要涵盖三大门类课程,包括通信、地爆(地雷爆破)、操作手作业,都是针对地震救援的。

新京报:平常训练和男兵有什么不同?成绩怎样?

田洪娇:没什么不同,跟上学时候是一样的,有男有女。女兵成绩不差,我们有个“挖雷坑”作业,及格时间是3分钟,我们五个的成绩都在一分钟内,比不少男兵都强。

救灾

灾区状况比想象中严重

新京报:这次是第一次进入地震灾区?

田洪娇:是的。我们都是第一次。

新京报:灾区的状况和你们之前的心理预估一样吗?

田洪娇:接到任务时我们在大理驻训,新闻里说震级是6.5,我们都以为是一次小地震,不会有多严重。到了鲁甸,我们见县城的房子大多好好的,但挺进震中龙头山镇后,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镇里的老街完全成了废墟,路和房子连起码的轮廓都看不出。

新京报:到灾区第一天主要做了哪些事?

田洪娇:从鲁甸县到龙头山镇的路当时是堵死的,我们一路跑了30公里来到镇上。刚到镇上我们就碰到了一位父亲,他说他三个女儿和一个小外孙被埋在了废墟里,我们卸下装备就去了。我们上午9点50分到的镇上,下午3点左右,那位父亲的孩子都找到了,很可惜,三个姑娘都不在了。

新京报:救援已经持续了一周,在你们的工作中,有没有什么遗憾?

田洪娇: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救出幸存者。这次地震倒塌的多是土坯房,垮塌后几乎一点缝隙都没有,很多人可能不是因为外伤,而是直接窒息死亡的。

新京报: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实例吗?

田洪娇:我们去甘家寨子,那是半座山整体塌陷,把一个村子50多户都埋了。那里塌陷面积太大了,看不到房子的模样,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搜救。在现场完全束手无重庆治疗白癜风医院策的感觉,让我特别沮丧。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单页阅读

标签:

救援队

地震

对话

眼泪

女子

CMX

工作台价格

玻璃水生产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