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开挖工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非开挖工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流浪大师直播走红月入30万遗憾无儿女

发布时间:2019-06-19 19:44:47 阅读: 来源:非开挖工程厂家

流浪大师直播走红月入30万遗憾无儿女

2019年5月7日,上海市杨高南路地铁站出口,沈巍坐在曾经栖身的小树林边打电话。

原标题:再访流浪大师沈巍:直播一月获打赏二三十万,遗憾没有儿女

3月底,52岁的沈巍沐浴更衣、理发剃须,结束了自己26年的流浪生活。

沈巍将上海杨高南路地铁站附近的那片绿化带称作“福地”,他从那里走红。他说,他要供全国网友,“带给我一切”。

此前,红星新闻证实,沈巍系徐汇区审计局长病假员工。街头流浪26年,其薪酬仍按相关标准正常发放。

沈巍称,爆红那几日,他享受了非一般的待遇,“一招手就会引起轰动效应”。经人劝说,沈巍成为网络主播。一开始,他紧张,但很快上手,“我掌握了诀窍——怎么逗大家、怎么说点题外话、怎么幽默、怎么挑起气氛、怎么紧扣时代”。直播一个月,沈巍已获打赏二三十万元。

5月7日,红星新闻再访沈巍,还原其爆红后的经历。

流浪大师直播走红月入30万遗憾无儿女

2019年5月7日,上海市杨高南路地铁站出口,沈巍曾经栖身的小树林边,众多粉丝要求合影,他都一一满足。

以下为沈巍自述:

那些声称嫁给我的人,无非是为蹭粉

爆红那几日,我享受了非一般的待遇。平时在马路上招手谁理你?但那几天不同,我被数百人围着,一招手就会引起轰动效应,所有人冲着我喊“沈大师”。

但我只是草根,和本亮大叔、嘟嘟姐一样,叫网红我承认,叫老师我认同,但我不是大师。

被围观的那几天,我紧张、惶恐,没有一丝喜悦之情,我知道那些人不是真的了解我、喜欢我,很多人都很盲目。

有几个女孩子一直围在我身边,喊我大师,和我合影。那时,我穿着从未洗过的衣服,蓬头垢面。把我捧得那么高,那么热爱,这正常吗?

也有人暗示我,她和老公已经离婚,有一个孩子,会让我的余生幸福。我就想,你抱着什么心态与我相处,我是你的老师,或是其他什么?还有几个女人胸前挂着要嫁给我的纸牌,他们分明是在炒作。

人越聚越多,形形色色,这些人最羡慕我的无非是,为何像我这样的人会走红。他们在捧我的同时也在纳闷,为什么上天将这个机会白白给了这样一个傻子,而不是能歌善舞的他们。

流浪大师直播走红月入30万遗憾无儿女

2019年5月7日,上海市杨高南路地铁站出口,沈巍栖身的宾馆老板特意把招牌改为网红宾馆。

人越来越多,几百人围在那里嗷嗷叫,还有人陆续赶来。没人能控制住秩序,这让我深感忧虑。一周后,我从上海杨高南路地铁站附近的栖身之所撤离。

那晚我沐浴更衣、理发剃须,开始了“高级”流浪生活。直至今日,我已连续在多个宾馆住了一个多月。付钱的人很多——老同学、谈合作的人或者追随我的人。

这些天,我精神疲惫,但物质条件却得到了极大满足——住宾馆、坐轿车,天天有人请吃饭,还有人扶上扶下。

我从未想过娶妻生子。26年,我在街头流浪,虽然很后悔、很遗憾,但已经定型了,我接受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这辈子,我只暗恋过一次,那是我在感情方面唯一一次起的波澜。因为父亲的缘故,从小至今,我都不擅长表达感情。

说实话,我对女性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些声称嫁给我的人,无非是为蹭粉。我的原生家庭很分裂,父亲回家就闹,想骂就骂,想翻桌子就翻。我对家庭生活并没有兴趣。

这辈子,我所遗憾的是没有儿女。临睡前,我会把朋友孩子的照片一遍一遍看,就像看自己的。这是我终生的遗憾。

流浪大师直播走红月入30万遗憾无儿女

2019年5月7日,上海市杨高南路地铁站出口,沈巍的粉丝和同学帮他在附近租了一间房栖身,他正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期间众多粉丝开起直播。

四五家经纪公司来谈合作

这次走红,始料未及。本想几天后,我依旧可以回到之前的生活——凌晨两三点钟起床,推着三轮车去捡垃圾。但不可能了,我的生活已被彻底改变。

于我而言,流浪生活并不可怕,再回去也无所谓,这么多年已经适应。但回不去了。

我的弟弟妹妹、原供职单位至今未主动联系我。但高中同学却找到我,一众人在酒店聚餐。谁料合照被人发到网上。网友质疑,26年了,你们(高中同学)去了哪里?那次之后,和他们又断了联系。

联系我的还有四五家经纪公司,他们要包装我,但都被我拒绝。还有一家西安的教育机构,他们说,只要我在开学时站在台上就行,不用讲话,“很短时间,你就能在上海买一套房子”。

这些邀约都被我拒绝了,不虞之誉、求全之毁。我知道,走得越高,黑你的人越多。

忧患意识是我这辈子养成的习惯。从小和父亲在一起,天天想着如何应付他的各种问题、如何令他满意。而且这26年,我一直在逃难,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流浪大师直播走红月入30万遗憾无儿女

沈巍正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

央视《新闻周刊》播了我的消息,白岩松说,有钱难买喜欢。那时他错了,我没说自己喜欢流浪、喜欢捡垃圾,我是被逼的,有房子住谁不愿意?

流浪时,我睡在街上、绿化带里或大桥下,一睡就着。但现在不行,在软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经常批评的恶习在自己身上开始出现——看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多,一天要耗掉几个小时,有时候,我忍不住写几句话,发给亲密的人。这是不是一个坏习惯?我觉得这不正常,啰哩啰嗦的话有必要天天说吗?

我并不封闭,但以这样的方式与社会接触,非我所想。当然,这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我感情极度压抑所致。

那几日,经常有一百多人要约我吃饭。面对满桌子饭菜,我很惶恐。打包不礼貌,不打包太可惜。

这次爆红,我发现,世俗的道德观与网络世界脱节,对不上。捧我之人直言,接近我能给他带来利益。

其实,读书人有个志向,想让天下人幸福,我虽然做不到这点,但能让大家沾点小利,我是乐意的。

网上也有人骂我,说好说坏,就当他们娱乐心态。《左传》名篇《子产不毁乡校》,一个政治家都不在意有人诋毁他,更何况我一个小人物,毁我又能怎样。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胃癌治疗方法

欧拉R1女神版怎么样

VV7升级款

java大数据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