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开挖工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非开挖工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千年盐宝

发布时间:2019-04-14 02:22:19 阅读: 来源:非开挖工程厂家

千年盐宝现世,盐官李照巧取豪夺据为己有,但他不知道的是,这竟然是一个要他脑袋的局……

一、千年盐宝易手

清朝咸丰年间,四川自贡地区盛产井盐,很多盐商通过经营盐业富甲一方。

盛夏的一天,盐商王远熙刚安排好管家给干活的盐工们补给消暑凉茶,回到家中,尚未坐稳,门外蓦地传来嘈杂声,转瞬,一群衙役如狼似虎地拥了进来。正在吃惊,只见知县陪着一位身着便服的男人傲慢地踱了进来。

王远熙赶紧上前作揖让座,并问知县为何事前来。这知县平时也拿了王远熙不少银子,关系不错,悄悄地耳语道:“这位是京城盐务司的李照李大人,听说你家有块千年盐宝,想来欣赏一下。你是聪明人,自己看着办吧。”

前不久,王远熙老父七十大寿,在家设宴款待亲朋好友。快开席时,厨房忽然飘出一股奇特的肉香。翘首企盼中,各式菜肴汤品陆续呈了上来。原来,香味正是从此汤中散发出来。这虽然是道普通的排骨汤,汤色却白而不腻,入口甘甜,鲜香持久,回味悠长。任是宾客们尝遍山珍海味,无一不对这道汤赞不绝口。

在大家的好奇追问中,有几分醉意的王远熙涨红着脸,得意洋洋地说:“汤是寻常汤,不同的是用了千年盐宝涮了一下锅而已!”众人大惑不解,这千年盐宝是何方神圣?王远熙兴致很高,开始讲述由来。话说一个月前,王家在掏一口荒废的老井时,居然掏出了一块通体晶亮且有异香的物件。王家几代凿井煮盐,却无人认识这物件。碰巧有位云游的僧人化缘经过,一见此物,惊呼“宝贝”。僧人告诉他们,这是沉淀千年而形成的盐宝。由于吸收了土地的精华营养,盐宝已经不仅仅是盐了,它还具备滋养的功能。僧人教他们煮汤时放进锅中涮一下,不用再放盐,就美味不可言传。因为害怕盐宝越用越少,王家非重大喜事绝不舍得取出使用。按照僧人的吩咐,平时就用盐裹着,还可慢慢生长。

当时,王远熙有些醉意,不知不觉就把镇宅之宝泄了底。现在看来,这千年盐宝保不住了。王远熙又惊又恐,万般无奈地取出了盐宝,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李照顿时两眼放光,爱不释手地摩挲着盐宝光滑润泽的表面,还不时用鼻子嗅嗅那异香,陶醉不已。大约过了盏茶时间,知县意味深长地向王远熙使了个眼色。王远熙是何等聪明之人,明明很是不舍,但又强作欢笑,谦卑地说:“这位官爷,难得您喜欢,这盐宝就当作王家给您的见面礼吧。今后王家若遇着什么事,还请官爷多多帮忙。”李照哈哈大笑,面露喜色道:“没问题。你这么识大体,今后的好处少不了你!还有,此物贵重,返京路上不知安不安全?”王远熙当下会意,说道:“官爷放心,在下近日有盐船出川,可以一路护送。“李照大悦,小心翼翼地将盐宝揣入怀中,扬长而去。

一行人走后,王家上下一个劲地埋怨他不该酒后炫耀,招小人惦记。王远熙一声不吭,一副主意已定的架势。王家虽然家大业大,却人丁不旺,三代单传。王远熙只有一个儿子,去年和他口角几句后竟然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现在家里出了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

二、沿滩盐宝被抢

王远熙择了个良辰吉日,盛宴款待李照后,盐船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经过釜溪河最大的码头——沿滩时,船忽然停了下来。李照感到奇怪,忙派人问船工缘由。原来,沿滩是盐船出自贡的必经之地,同时也是上游转向下游的拐点,向来繁华热闹,又名“升平场”。这里岩石林立,水流湍急,盐船只有通过放滩才能驶向下游。放滩时总是众人围观,人声鼎沸。

只见船工们卸下了大约二成的货物,然后每10人一组,在船头、船身、船尾各自拴上一条大粗绳,开始牵引。在领头船工的指挥下,大家一起喊着“嗨哟嗨哟”的号子,稳稳地一步一步把船移向下游。李照一边观赏着自贡独特的放滩奇观,一边上下端详着桌上的千年盐宝。等盐宝运达京城,他将立刻献给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让御厨熬汤给皇帝吃。李照老早有亲信通报说皇帝最近胃口不好,如果盐宝能让皇帝龙颜大悦,那他升官指日可待了。想到这里,李照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船舱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个膀大腰圆的黑脸船工突然掀起帘子走了进来。由于左右待从都到船外看放滩去了,李照大吃一惊,厉声喝道:“你这下人,进来干什么!赶紧滚出去!”说时迟,那时快,黑脸船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用力推开李照,用布包裹好盐宝,飞一般的跑了出去。等李照回过神来,大呼“抓强盗”时,哪里还有黑脸船工的人影!

盐宝居然在眼皮底下丢了。恼羞成怒的李照找到知县,气哼哼地说:“在你的地盘上丢了盐宝,你可知罪?”知县战战兢兢地说:“大人息怒,此事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说着,知县转脸对身后的几个衙役说,“你们几个要是还想保住吃饭的家伙,就给我去缉拿罪犯。”衙役们一听,赶紧一溜烟跑了,只留下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李照和战战兢兢的知县等在大船上。

见船舱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李照冷笑着对知县说:“你这些年来私扣盐税贪污受贿的事,我可都记在脑子里……”知县差点哭了:“大人,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我可管不了这么多,”李照走到窗口,看着浑浊的江水,咬牙切齿地说,“盐,可以肥你,也可以埋葬你!还有,我看王远熙也脱不了干系,不然怎么会有旁人知道我带着盐宝呢?”知县一听,不敢怠慢,号令贴出告示重金悬赏缉拿黑脸船工,同时严密监视王远熙。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湖北建筑企业资质

湖北资质代办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