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开挖工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非开挖工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票房造假这是真的吗听听监管部门的声音-【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3:24:12 阅读: 来源:非开挖工程厂家

11月13日,中国内地电影年度票房艰难地迈过400亿元大关,仅比去年快了19天。历经多年的高增长,中国电影在今年遭遇了票房5个月的负增长,年初600亿“小目标”已基本没有实现的可能。

中国电影市场首现颓势,而“票房注水”现象却变得相当普遍。

今年4月份,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副主任李东在一个电影论坛上公开表示,“目前在热映的所有票房比较高的影片几乎无一例外都有票房注水”,同时,“偷漏瞒报非常厉害”。

票房造假有哪些手段?买票房:自掏腰包“不赔本”还能赚吆喝

买票房,顾名思义,就是片方“自掏腰包”冲击某一部电影的票房数据。“买票房”和普通意义上的“包场”还不一样,“包场”是花钱免费请别人看电影,这中间有实实在在的购票、观影过程,而“买票房”既没有合规的购票过程,也没有对应的真实观众,在业内被称作“过数”。

2015年,《捉妖记》票房创下纪录,但其制片方发布的“公益场票房总额4042万”的公告,很快引起了关于其票房造假的质疑。

“公益场”,按照《捉妖记》制片方说法,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能看到这部影片。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

据央视记者的调查,安排放映《捉妖记》“公益场”的某影院所在的购物中心晚10点就结束营业了,而公益场放映时间却被安排在凌晨。影院数据显示,这些凌晨场次,不仅场场爆满,而且上座率达到了108%。更有影院出现了10分钟就放一场电影的闹剧。

央视报道截图

《捉妖记》这种“午夜包场、场场爆满”的做法,被戏称为“幽灵场”,是一种非常典型的买票房的方式。

近期热映的《我不是潘金亮》也被媒体指责出现“幽灵场”。11月,每经记者调查发现,乌鲁木齐、武汉、深圳等多地出现了“午夜满场跑的潘金莲”。甚至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的边陲阿克苏,一些影城在晚上9点过10点、甚至更晚的场次中均出现了午夜火热的“潘金莲”。

阿克苏中影华纳太百国际影城昨日《我不是潘金莲》深夜场次(每经)

对此,发行方表示此为“虚假信息和不实报道”,网络售票平台猫眼影业则表示,调查结果显示一切均为误会:影城调整放映场次自主锁座、影城操作失误做了临时锁座。

片方“买票房”的成本有多高?

片方自己拿钱去买票房,不仅仅是为了制造高票房的舆论,片方买票房花的钱,扣完税之后,有一部分是可以再次回到片方手里的。所以,“买票房”时片方的花费并非每张电影票的真实票价。

新影联院线前副总经理高军告诉记者:

“去刷票房的话,只用出一个5%的电影专项基金,一个3.3%的流转税,然后再交一个2%到3%的数字设备费。这样加起来只需要10%左右的费用。”

《捉妖记》买自己旗下院线的票房,如果只按成本价计算,最少花费400万就能买到4000万的票房。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汉文表示:

“制片方只需要把播放的成本去除,再给影院一些好处,票房就可以‘刷高了’。”

偷票房:狸猫换太子

票房也是可以偷的。所谓“偷票房”,就是,你买的是A电影的票,票面上却写着B电影的片名;或者,你在柜台买的是电子票,得到的却是手写的票。

今年,有网友爆料称,看的明明是《疯狂动物城》,但票据上写的却是《叶问3》,影院工作人员用笔把“叶问3”几个字涂掉,写上“动物城”,以及新的座位号。这样,你实际观看的是《疯狂动物城》,但票房和收益全算到《叶问3》头上去了。如此一来,《疯狂动物城》的票房就被《叶问3》偷走了。

《疯狂动物城》被偷了票房

既然是“偷”,背后肯定涉及金钱。

如果原本属于A的票房被算在B头上,往往是B给了电影院或电影院工作人员(一般是经理)回扣。

另外,经常被偷票房的,是热门影片和海外大片。根据广电总局的规定,票房收入中,片方最多可以获得43%的收益。但越是热门的影片(包括海外大片),片方获益占比越高,院线和影院的占比相对就低。这样一挪,等于把自己从一个收益低点提到一个收益高点。

送返点

返点,通俗的来讲,就是片方给院线回扣,或者说提成。

通常来讲,在我国,一部电影的主要收入便是票房,税后的票房收入(10%左右)一般由片方、发行方、影院按比例分成。“送返点”就是,电影的制片方私下和院线签订协议,约定以出让己方的分账比例为代价,让影院增加该电影的排片量。这样不仅能通过院线排片优势推高自己的票房,又可以挤掉竞争对手的排片量。

2013年,《小时代3》上映的时候,就有业内人士通过微博曝光了制片方与院线达成的“送返点”协议:排片达到40%,给影院一个点;排片达到45%,给影院两个点。

微博截图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汉文表示:

“有的影院甚至暗中把约定分账少的电影票房转移到高分账的电影上,从而获得更高收益。(片方)这样贴钱的目的是在电影上映的最初几天拉高票房,造成观影‘火爆’的假象,让影迷跟风购票。”

票房背后的资本一些电影票房造假行为背后的驱动因素是,通过虚假票房提高舆论关注,造成影片火爆的假象,从而吸引更多观众前往观看电影,而一些电影票房造假源于背后资本的推动。

对于越来越“流行”的电影票房造假的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证券市场红周刊》记者表示,

票房造假有时是为了冲击票房冠军,有时则涉及非法洗钱,如果有上市公司参与其中,其目的可能是通过虚构票房收入来拉抬股价,然后在二级市场上谋取利润。

以《叶问3》为例,公开资料显示,2月23日,《叶问3》投资方之一十方控股在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叶问3》投资方上海合禾影视签下了投资协议,以1.1亿元收购《叶问3》55%的票房收益权;

2月24日,《叶问3》另外一个投资方,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出资4900万元,认购上海规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人(LP)份额,投资标的为《叶问3》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根据公告,该项投资预期年化收益为8%,若电影票房超过10亿元,投资可获得超额收益。

这种“保底发行”外加“票房造假”对投资方股价的提振在事后证明是非常有效果的,据《证券市场红周刊》记者统计,

为《叶问3》“保底发行”让以上两家公司股价迅速走高。至2015年12月24日《叶问3》在香港正式上映当天,十方控股股票收盘价为3.08港元;至2016年3月4日《叶问3》在内地上映当天,十方控股股票大涨22%至3.6港元每股。

A股上市的神开股份也经历了类似过程,一度创出6年以来的最高价格。此前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叶问3》票房收入10亿元,十方控股在扣除1.1亿元投资后,可获得8250万元的净收入——这对神开股份的股价将起到巨大提振作用。

不过《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最终牵扯出其背后最大的投资方快鹿集团,影片的投资方也陷入“庞氏骗局”的舆论漩涡。

资本的参与对于电影票房造假有多大的推动作用,我们无从得知,但不可否认的是,资本的力量正越来越广泛地参与到电影的制作、发行中。

《我不是潘金莲》背后的对赌协议

最近上映的影片《我不是潘金莲》出品方之一就是冯小刚持有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10.5亿元的股权转让价款收购冯小刚和陆国强持有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股权。老股东作出的业绩承诺期限为5年,2016年度承诺的业绩目标为,公司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自2017年度起,每年度的业绩目标为在上一个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若未完成承诺,老股东将补偿上市公司。

如果《我不是潘金莲》票房不高,导致其出品方美拉传媒今年的税后利润达不到1亿元,冯小刚导演就要自己掏腰包补上这个业绩差额。

《港囧》的“保底发行”

此外,《港囧》也有过类似“保底发行”:2015年9月21日,香港上市公司21控股公告,与徐峥旗下的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将以1.5亿元的价格向真乐道购买即将上映的《港囧》47.5%的票房收益权。按照票房分成比例计算,只有《港囧》票房超过了9亿元,21控股的投资才能回本。

监管困境一位研究传媒行业多年的券商研究员对《红周刊》记者表示,

目前相关法律并不健全,并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票房造假是违法行为。此外,对于票房注水在判断上也是有困难的。因为在造假票房中会有很多自购票房,由于自购票房也产生了现金流和实际购买行为,所以在票房注水的判断上是有难度的。

今年4月,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副主任李东公开表示,目前,全国市场票房注水、偷漏瞒报甚至票价异常的情况都可以在专资办的监管系统里面看到,“但缺陷是,我们有监但是管不了,政策法规没有跟上,无法一一对照着进行处罚”,李东说。

“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确实缺乏一些法律依据”,李东表示,“出了这件事以后,下一步政策法规,可能对处罚的细则(方面)会更加完善”。而相关的法律完善之路或许并不能一蹴而就。

11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以下简称《促进法》),明确要求“禁止虚报、瞒报票房”,直指电影市场中长期存在的痼疾。

中国电影市场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资本的参与,但片方本应利用资本优势做出好的电影,吸引更多观众,用高票房来吸引更多的资本,如此形成良性的循环,而不是被资本绑架,通过票房造假来达到目的。

电影应该是乘资本的东风而飞,而不是被资本所裹挟失去方向,否则最后买单的不仅仅是观众,还有被资本抛弃的中国电影。

新乡做包皮包茎的那家医院可以包皮包茎在生活中是怎么预防的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肺癌好

怎么才能治好白癜风有哪些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