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开挖工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非开挖工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扶贫干部出钱又出力姐弟俩圆了上学梦【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1:02:58 阅读: 来源:非开挖工程厂家

近日,驻大同市云州区峰峪乡西后口子村的扶贫工作队得到一条信息,一直在北京打工的赵姓村民带着两个孩子回村居住,住了没几天,他又只身返回北京,把12岁的女儿和9岁的儿子撇在家里。工作队员入户调查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三间房年久失修,家里破烂不堪,两个孩子的衣服也长时间没换洗。姐姐赵静怡只会熬粥、煮挂面,再问孩子怎么不去上学,赵静怡说她已经两年多没上学了。帮扶单位领导、第一书记当即把村干部和孩子的大伯、二伯叫来了解情况,得知辍学的主要原因是家里没钱,帮扶干部便想办法把孩子送到了乡寄宿小学就读。

姐姐辍学 弟弟先天性耳聋

赵姓村民在北京打工期间,与小他近十岁的河北籍刘姓女子相恋,婚后生下一女一男,女儿赵静怡被送到河北姥姥家上学,男孩是先天性耳聋,由父母带在身边。赵静怡上完小学三年级,父母因感情破裂离婚,两个孩子的监护权都判给男方。赵静怡被爸爸接到北京后一直辍学,问及她不上学的原因时,赵静怡回忆说:“刚到北京时爸爸问我‘你想不想上学啊’,还没等我回答,爸爸又自己回答‘我知道你不想上’,从此就再不提上学的事。”

家里没有电视,姐弟俩常常玩妈妈给买的手机,赵静怡还在手机上下载了在线课堂,想跟着手机学习四年级的课程。她说,她不上学的真实原因是爸爸挣钱越来越难,她家所住的桂村只有幼儿园,邻村的王力庄小学一年学费要好几万,爸爸拿不出钱。

山西晚报记者在峰峪小学采访时,了解到赵静怡的弟弟是先天性耳聋,靠爱心救助装上了人工耳蜗,现在说话咬字不清,跟人交流困难,只爱跟姐姐玩。赵静怡说,弟弟刚跟爸爸时,满世界找妈妈,有时睡到半夜也会哭着要妈妈,她就拍着弟弟假装自己是妈妈。赵静怡很会照顾弟弟,放学后把弟弟领回来,给弟弟喂饭、穿衣、洗脚,晚上哄弟弟睡觉。

赵静怡说在北京时姐弟俩的衣服都是她用洗衣机洗,爸爸换下的衣服扔一堆,也不管,言语间带着对爸爸的不满。她说爸爸就是懒,白天晚上都抱着手机看小说,好像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她抱怨说:“我想出去玩,爸爸从来不带我们去,去天安门广场不要钱,他也不带我去。”说完还长长叹口气。

离婚后,赵静怡的妈妈一直在北京打工,隔段时间来看看孩子,然后带孩子出去玩、洗澡、买衣服。

“遇上这个事我就会管到底”

驻村帮扶单位是大同市云州区运管所,云州区交通局副局长王波兼着运管所所长,他到了赵静怡家看到姐弟俩的凄惨景象后眼圈红了,心里酸酸的。怕孩子烧炕、生炉子会煤气中毒,经与村干部和孩子的两个伯伯开会商量后,王波把姐弟俩送到峰峪村寄宿小学,经过老师测试,让赵静怡上了三年级,弟弟上了一年级。

两个孩子目前都没有学籍,不能享受国家的“两免一补”,王波代交了伙食费,又买了学习用具。安顿好孩子,他们就开始收拾赵静怡的家,把摇摇欲坠的土院墙推倒,安了围挡,对长满一人高杂草的院子做了清理平整,又请人粉刷房子、整修门窗、换玻璃、糊窗缝。帮扶干部出钱又出力,要给赵静怡和她的弟弟一个崭新的家。

开会研究孩子上学问题时,王波说,两个孩子上学是大事,上学的事一天也不能耽误了,姐弟俩今后的上学和生活费用由他来出。王波说:“作为一名党员干部,遇上这个事我就会管到底,哪怕将来扶贫工作队撤了,我个人的捐助也不会撤,一直资助到孩子毕业,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

王波告诉山西晚报记者,他们已将赵静怡一家的情况如实上报到乡和区的扶贫办。王波忧虑地说,对长期不在村居住的村民,按规定不能被识别为贫困户,产业扶持、危房改造和易地搬迁等政策红利都享受不到。一些外出闯荡不成功的村民返乡后,有的连确权的土地也没有,一家人的生计也是问题,他们被城市遗弃了,如果再被乡村遗忘,就会成为阳光照不到的边缘人群。我们工作队会始终关注、全力帮扶他们,也需要上级在出台新的扶贫政策时,为返乡农民工量身定做一些新措施,让他们同全国人民一道步入小康社会。

王波也想通过媒体,对那些漂在城市的农民工说,兄弟,有了国家扶贫惠农的好政策,家乡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城里要是待不下去,就回村里来吧。像赵静怡辍学这样的悲剧,孩子们真的承受不起,就不要让它在其他地方重演了。

山西晚报记者 刘俊卿 通讯员 杨生贵

校花的贴身高手破解版

一直奔向月破解版

屠龙破晓

逆神(星命奇缘)